縱橫直銷30載,練到極致是平常

file

曾經,不羈的少年

   「我也補考過! 」當被問到已經成功那麼久,有沒有“凡人”過,王寬明幽默的這樣回答。

   一直給人西裝筆挺,淡定自得印象的王寬明,大學時代可是個一頭長髮的文藝青年!

高雄中學畢業後,面對父母的期望,雖然熱愛藝術,他很認命的選擇了企管系。擺脫升學壓力,四年大學生活過的很精彩,擔任班代、熱衷社團活動、縱情藝術,後來更在他一手籌辦的迎新舞會上,認識了學妹陳明珠,成為一生的伴侶。

   相對於凡事認真、循規蹈矩的陳明珠,王寬明說:「在公佈欄上,她有名,是拿獎學金第一名;我也有名,是補考有名。」,陳明珠點頭道:「他真的很特別,我去找他,怎麼沒有好好在上課? 怎麼在看雜誌?」。 

面對教學方式千年不變,總是照本宣科的教授時,王寬明覺得與其虛擲光陰,不如從實業家雜誌學習商業實例、吸收新知,盲從文字教條,從來就不是他認可的學習方式。

務實,工作就是為了賺錢

   談起做直銷的初衷,其實很簡單:「就是想賺錢。」,因為念企管,畢業後便覺得就該創業或者從商,喜歡鑽研色彩美學愛好閱讀,於是他經營起印刷出版廠,十三年間小有規模,員工已有30人,但是王寬明還不斷地在找尋賺錢的機會。

   「人本來就是要工作啊。」,「那時候就是被教育可以達成財富與時間的自由。」沒有華麗詞藻修飾,王寬明直言賺更多的錢、照顧家人、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是很自然的事情,世間有太多美好事物等待人們去看、去聽,雖然他沒有如願成為藝術家,但透過有效的工作方式,依然可以成為藝術的欣賞家。  

   「如果不做直銷,將來我如何取得時間上的自由? 」。當時,身為中小企業經營者,他很清楚若是繼續經營印刷廠,為了應付市場需求,資金與時間需要不斷地投入機器設備的維護與更新,不是5、60歲想退休就能退休的。

在那個從事直銷被認為地位很低的時代,這對擁有國立大學學歷的夫妻,頂著外界異樣的眼光,開始了他們精彩的直銷人生 。

意志貫徹成習慣 ,平常心何懼壓力

   從事如新事業20多年中,做為團隊領導人,王寬明夫妻從沒有將負面情緒帶上檯面過;事實上,一位如新臺灣分公司的創始員工曾經有感而發的說:「認識王先生20幾年,我沒有聽過他講任何一句負面的話或者在公開場合打一個哈欠。」

   相較於恣意飛揚的學生時代,讓人不禁好奇這樣強大的意志力是如何貫徹下來的呢? 他很淡定的回答:「就是變成一種習慣」。

   提到如何調整自己面對壓力時,他認為就是平常心,「直銷是人的事業,一個人就是一個家庭,我們就是在解決人的事業,經歷太多太多了,直銷事業很好,讓人快速成長,所以練就了平常心,說真的,哪一個家庭沒問題?都有,自己的、長輩的、孩子的……太多的事情了。」

最要緊的事情: 孝為先

   談到家庭,孝順的他很有感觸的說: 「去年我岳母、前年我父親過世,當然我們都希望父母能夠活到90、100歲,但是,我會想我跟他們在一起、一起出國的時間還有幾次?當然我們希望還有很多次,但事實上這個時間已經像在打仗。」現在,王寬明抓緊每個時間點的空檔,就算只有五天,也會安排時間與母親一起搭郵輪同遊。

   作為一個父親,王寬明清楚知道養兒一百,長憂九九的心情, 為了怕母親擔心,王寬明願意做善意的欺騙。每晚固定六七點打電話給在老家的母親,告訴她現在人在臺北。出國前或回國下飛機後都一定打電話回家,讓母親覺得兒子一直都在臺灣。 因為他知道,倘若老母親知道他的行蹤,肯定嚇壞了。

這是一個長期的習慣。「以前我們念書不是說,父母在不遠遊?」。

直銷教育的使命感是驅使不斷前進的動力

   時間自由、財務自由的夢想早就已經實現,很多人會選擇淡出享受成果,而王寬明的自我期許卻是 “為直銷服務”與做“直銷義工”, 雖然王寬明喜歡打前鋒、開創新局,但直銷事業不是只有開創而已,正如小孩生下後需要時間照顧呵護才能成人,團隊的經營與領導者的培育道理也相同。

驅使夫妻倆不斷以身做則,引領團隊前進的最大動力, 王寬明說: 「其實直銷就是一種教育。例如很多人抽煙,但是我的夥伴很少人在抽,或許他們有但會避免在我面前抽,到後來都戒掉了,這就是教育的力量」。

「做善事給錢是最小的幫助,而真正最大的幫助是你用嘴巴去講好話,去給人家商機給人家機會,然後讓人家有賺錢的機會、有照顧家庭的機會,那才是最大的幫助」王太太說的便是授之與魚,不如授之與漁的道理,要讓人有能力自立,唯有靠教育。

而面對想給予幫助,但卻還不理解、還有懷疑的夥伴時,王寬明說: 「就是“給時間成長”,以後他就會懂, 這個行業沒有所謂的教科書。」

   談到做直銷最大的犧牲是什麼?,王寬明笑著說:「我不認為有什麼犧牲。唯一的遺憾是ageLOC這個商機太晚出現,因為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!」

   走過直銷三十載,王寬明貫徹的不止於形於外的堅持,更有的是內在榮辱不驚的定安自得;極致,原來是平常。

 

« 前一篇

後一篇 »